奥地利蒂罗尔音乐节, 2015

巡演日期:2015年,10月6日 - 19日

吴氏策划联手奥地利著名的蒂罗尔音乐节为观众们献上全本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与另外两部瓦格纳最重要的作品《纽伦堡的名歌手》和《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全本,带来原汁原味的德奥原版瓦格纳制作。

巡演日期
  • 2015年,10月6日-19日

10月9日(周五)18:30,北京保利剧院《纽伦堡的名歌手》
10月11日(周日)17:00,北京保利剧院《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10月16日(周五)19:30,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尼伯龙根的指环-莱茵河的黄金》
10月17日(周六)17:00,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尼伯龙根的指环-女武神》
10月17日(周六)23:00,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尼伯龙根的指环-齐格弗里德》
10月18日(周日)11:00,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尼伯龙根的指环-众神的黄昏》

  2010年9月,吴氏策划携手德国科隆歌剧院,为上海观众献上了理查德•瓦格纳的永恒巨作《尼伯龙根的指环》,两轮持续8天的演出让瓦迷与古典音乐发烧友们大呼过瘾。时隔五年后,吴氏策划将再一次重拳出击,联手奥地利著名的蒂罗尔音乐节为观众们献上全本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与另外两部瓦格纳最重要的作品《纽伦堡的名歌手》和《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全本,带来原汁原味的德奥原版瓦格纳制作。其中,瓦格纳的代表作《尼伯龙根的指环》是第三次登录中国舞台,乐剧总长达14小时,需分四晚演出,此次将上演这部乐剧的音乐会版。《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则是首次全景登陆中国舞台,之前只在中国上演过音乐会版。《纽伦堡的名歌手》序曲虽然是中国音乐会上的常备曲目,但这部瓦格纳最重要的歌剧作品却从未出现在中国大舞台上。在吴氏策划的努力下,这次《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及《纽伦堡的名歌手》的上演将会大大填补中国演出市场多年以来的空白。此外,中国乐迷所熟知的瓦格纳歌剧指挥大师——蒂罗尔音乐节的音乐总监古斯塔夫•库恩,将继两年前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瓦格纳最后的伟大作品《帕西法尔》之后,再次来华并率领蒂罗尔音乐节的原班人马为中国观众们献上更多瓦格纳音乐的辉煌。

  2012年,蒂罗尔音乐节在古斯塔夫•库恩这位个性十足、性格豪放的指挥大师带领下完成了在一届音乐节中上演十部瓦格纳最重要歌剧的壮举。2014年的蒂罗尔音乐节上,古斯塔夫•库恩更是带领乐团和乐手在24小时内把瓦格纳的四幕乐剧著作《尼伯龙根的指环》全部上演。这位特立独行的指挥大师立志恢复瓦格纳音乐精神的原貌,他和他的团队在这些歌剧的制作上都摒弃了当今时代流行的那些后现代主义、荒诞露骨的怪诞解构。他坚信瓦格纳的音乐精神,即所有的戏剧建构都源于音乐本身。他希望用最真实的音乐和简朴的舞台让瓦格纳的音乐来感染观众,对库恩而言,音乐才是瓦格纳每一部作品的核心部分。

  因此,近几年,来自全世界的相当一批忠实于瓦格纳原作的瓦格纳乐迷在夏天都会聚集到埃尔,这些忠实的瓦格纳音乐爱好者对越来越稀奇古怪的舞台设计、前卫导演越来越背弃瓦格纳原意、拿捏在戏剧编导手中的拜罗伊特音乐节深表失望。如今他们来到蒂罗尔音乐节,重新找回他们认为失去的瓦格纳音乐的真谛。他们惊喜地发现,这里的歌剧舞台上仍会有一个属于瓦格纳歌剧本身的神奇时刻,而不是被那些可怕的前卫导演肢解破坏的美妙的理查德•瓦格纳的音乐戏剧。

  让音乐节声名大噪的古斯塔夫•库恩则是一位热情似火的瓦格纳狂热崇拜者,他曾用最狂野的激情在两天内上演整部《尼伯龙根的指环》,在短短24小时内上演这部长达十四小时的四联剧,这让音乐家们、歌手们、所有的艺术家、观众都拼尽全力,用最疯狂的举动完成这一最为强烈的歌剧体验,让观众与演员更深地融入到瓦格纳音乐的狂涛里,也同时用这一疯狂之举让大家更加接近瓦格纳这部旷世巨作的精髓。不出所料,音乐节取得了轰动性的成功,很多观众都为瓦格纳音乐精神的回归疯狂喝彩。

  在这次音乐节成功举办的基础上,音乐节年复一年地发展成为奥地利乃至世界上最成功最著名的音乐节之一。对于苦寻拜罗伊特音乐节门票无果的全世界瓦迷来说,蒂罗尔音乐节为这些乐迷提供了同样的、甚至是更好的艺术作品。

  为了让音乐效果更突出,古斯塔夫•库恩决定将交响乐团特意安排在舞台布景之后,以便指挥与乐队能更好地专注在音乐上并呈现独一无二的音响效果,这一理论其实就是参照了瓦格纳最初关于诠释新的歌剧体验的文献。蒂罗尔音乐节的舞台的设计也是从瓦格纳这些文献里找到的灵感,那就是瓦格纳强调的布景应便于操作且所有制作都包含简单的技术设计的设想。就这样,蒂罗尔音乐节让一切回归到瓦格纳音乐最基础的本真,为喜爱音乐的观众们提供最纯粹的观赏体验。

创始人&艺术总监:古斯塔夫•库恩

  指挥大师古斯塔夫•库恩的音乐总能令我们感觉到他强烈的个性与不落窠臼的精彩演绎,2013年他作为救火队员替代生病的指挥大师彼得•施耐德,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历史性的首演了瓦格纳的最后一部乐剧《帕西法尔》,并受到广大中国爱乐者的爱戴。

  指挥大师库恩是现在少有那种特立独行的音乐家,他对音乐艺术上的要求与当今那种重视大牌明星效应、宣传上过份包装、演出上荒诞怪异相抵触。他更重视音乐人对音乐的态度,他认为在艺术面前音乐人只有更加投入才能获得艺术的真谛。这些执着的观念与当今很多大剧院的要求不符合,所以我们只能在奥地利著名的蒂罗尔音乐节上体会到他的这些观念。库恩集指挥、导演、制作人等多重角色于一身,对多部瓦格纳歌剧进行了革命性演绎,堪称当今瓦格纳歌剧艺术领域的传奇人物。2014年在蒂罗尔音乐节上,他用超出一般人极限的方式上演了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把长达十四小时的全本四联剧几乎不间断地演完。在他看来,只有这种超出极限的体验才是体会瓦格纳音乐本质最好方式。

  古斯塔夫•库恩生于施蒂利亚州的图拉赫,他先后在维也纳音乐学院和萨尔茨堡音乐学院学习指挥,并师从汉斯•斯沃罗夫斯基(这位指挥家是指挥大师阿巴多与祖宾•梅塔的恩师)、布鲁诺•马德尔纳以及赫尔伯特•冯•卡拉扬,同时他还在萨尔茨堡大学学习哲学、心理学和精神病理学专业。1970年到1977年,库恩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歌剧院担任乐队及合唱团指挥,随后他还陆续担任了多特蒙德歌剧院首席驻团指挥,帕勒莫、那不勒斯、博洛尼亚等歌剧院的客席指挥,以及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和苏黎世等歌剧院的客席音乐指挥。古斯塔夫•库恩出色的指挥艺术被欧洲各地的乐迷所喜爱。跟他合作过的交响乐团包括:柏林爱乐乐团、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以色列爱乐乐团、伦敦爱乐乐团、伦敦交响乐团、英国皇家爱乐乐团、米兰斯卡拉爱乐乐团、法国国家交响乐团、罗马圣契利亚国家音乐学院交响乐团、东京NHK交响乐团以及维也纳爱乐乐团。

剧目《纽伦堡名的歌手》

  “悬念、激情、紧张、喜悦…….”种种情绪和感受都融汇在蒂罗尔音乐节的这版瓦格纳唯一一部“喜剧”作品《纽伦堡的名歌手》中。这部作品的导演和指挥古斯塔夫•库恩表示,这是他最为敬畏的瓦格纳的作品,他能感知到这部作品中的那份感性,而他也知道,他会通过音乐和制作等多方面努力,把这份细腻的感性完整地表达出来,带给观众。

  蒂罗尔音乐节这个舞台制作基本保持了瓦格纳创作这部歌剧时设想的年代风格,服装业以复古和夸张的造型为主,这样的设计较之现在各种时装版本更加贴切于剧情,能更好地体现瓦格纳在这部巨作中所歌颂的德国平民艺术,突出剧中欢快明朗的气氛,也更具有瓦格纳这部音乐里所要洋溢的生活气息。对细节的注重以及忠实于原著和原时代的阐释使观众更易理解剧情,随着起伏的音乐陶醉在这部瓦格纳唯一没有运用神话剧情的作品之中。

  《纽伦堡的名歌手》故事发生在仲夏节的前一天,年轻骑士瓦尔特与金匠女儿伊娃一见钟情,但伊娃的父亲已经决定要将她许配给歌唱大赛的优胜者。伊娃的女仆玛格德莱娜与鞋匠名歌手萨克斯的徒弟大卫相恋,大卫热情的帮助瓦尔特,教他演唱方法,并鼓励他参加即将举行的歌手大赛。书记官贝克梅瑟也爱慕伊娃,借机会刁难瓦尔特,挑动众人让瓦尔特没能通过参赛考试。当天夜晚瓦尔特与伊娃准备私奔,却被萨克斯发现未能成行。这时书记官贝克梅瑟来到伊娃窗前把玛德莱娜误认为伊娃而大唱情歌献殷勤,被气愤的大卫冲出来暴打。混乱后,萨克斯把瓦尔特拉到自己家,伊娃也被父亲带走。

  萨克斯决定促成瓦尔特与伊娃的爱情,并在第二天早晨让瓦尔特根据晚上的梦境写成歌词,然后传授他歌唱技巧,并写成一首歌曲,但在准备去参加大赛时不慎把歌词丢失,被也准备参赛的贝克梅瑟拾到,萨克斯将计就计说这首歌是为他写的。大赛开始后,贝克梅瑟在演唱过程中遗忘了歌词,被众人取笑。萨克斯向众人说明真相,瓦尔特得以唱起这首情歌,并获得歌唱大赛的胜利,瓦尔特也与伊娃终成眷属,但他婉拒了“名歌手”的称号,于是众人推举萨克斯为“名歌手”。

剧目《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阴差阳错的情侣—爱情迷药—禁忌的爱情—死亡”这简单的四个词便涵盖了瓦格纳这部源于爱尔兰传说的名作《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中心情节。瓦格纳的音乐则给这则故事增添了更加紧张而富有音乐性的色彩,使之成为19世纪歌剧史上的重要作品。如何展示这个可悲可泣的爱情故事成了每个歌剧导演的难题,蒂罗尔音乐节的艺术总监古斯塔夫•库恩则在这里选用了与以往不同的表达方式——在以往注重音乐本身的基础上增加了对舞美和情节的关注。当然,歌唱演员的选用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版伊索尔德的歌声让人迷醉,仿佛夜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直击观众的心灵。

  蒂罗尔音乐节的舞台设计,把时间移植到十八十九世纪,这个设计感觉上有映射瓦格纳创作这部歌剧时与文森冬克夫人特里斯坦伊索尔德式的爱情狂飙,舞台的简洁也令观众会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癫狂的爱情故事上。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1865年在慕尼黑首演,故事源于爱尔兰传说:康沃尔国王马克将迎取爱尔兰公主伊索尔德,派侄子勇士特里斯坦去爱尔兰迎接,而且在从前的一次战斗中,特里斯坦杀死了伊索尔德的未婚夫,自己也身负重伤,到伊索尔德处求救。伊索尔德本想为自己未婚夫报仇,但却没能下的去手,当看到特里斯坦睁开眼时,自己又坠入爱河。特里斯坦也因为伊索尔德的救护而心生爱慕。所以当被国王派他去迎娶伊索尔德时,伊索尔德决心与特里斯坦共同赴死,她安排侍女叫来特里斯坦准备与他一同喝下毒药,但善心的侍女却掉包把毒药换成爱情迷药,非但没有一同赴死,反而激发了他们不顾一切的爱情。

  国王的另一大臣梅洛特因妒忌特里斯坦受宠信而心藏不满,他设计让国王外出打猎,趁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幽会时突然折返,并借机重伤特里斯坦。特里斯坦受伤后被送到一荒凉城堡疗伤,但内心依然思念着伊索尔德,并希望两人一同赴死,伊索尔德来看他时,特里斯坦死在爱人怀中,国王赶来,他也知道爱情迷药的事情,准备宽恕二人,可惜为时已晚,特里斯坦唱着“爱之死"伏倒在伊索尔德身上死去。

剧目《尼伯龙根的指环》

  “如果你是一个指环迷,请不要错过这版制作;如果你从来没看过指环,那就更不要错过这版制作,因为它会让你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指环迷。”

  来自德国线上音乐杂志的这段评论完美地指出了蒂罗尔音乐节这版《尼伯龙根的指环》的魅力与精髓之所在。瓦格纳的这部旷世著作问世近百年来,各代音乐家和歌剧导演对其的诠释数不胜数,传统版、现代版、戏剧解构版……如何在众多的指环中挑选出最称心的一版成了世界瓦迷的一大难题。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这部四联歌剧的新制作层出不穷,但受到的评价却褒贬不一。大部分观众对瓦格纳音乐的热爱依旧,但对于舞台与戏剧的新制作却难以认同,许多人都表示难以理解各种荒诞不羁的布景和服装以及导演想借此表达的寓意。古斯塔夫•库恩担任制作和音乐指导的这部指环则抓住了这一契机,推陈出新,用简约而不简单的现代版演绎再度诠释这部经典著作,并用把乐队放置于舞台最深处的方式把观众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到歌剧和歌唱本身中,让观众沉浸在四面八方的音乐里,尽情感受瓦格纳动人音乐中的柔美与张力。

  蒂罗尔音乐节这套制作,用简朴的现代时装代替了远古神话的铠甲,以贴近日常生活的方式,用最简单的手法走进观众的内心。在这部剧目中,女武神不再骑着战马而是自行车,沃坦不再手握长矛而是手持猎枪,水中的山崖变成了三部高高的梯子;手机、摩托车、电视机等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事物都出现在了舞台上,以平常而富有深意的方式揭示金钱与欲望对垒爱情这一人类发展永远脱离不了的主题。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这版制作的音乐本身,在艺术总监兼指挥家古斯塔夫•库恩的带领下,波澜壮阔、扣人心弦的音乐为观众带来了如痴如醉、如临其境的观赏体验,而歌唱家的美妙歌声更是直击观众心底,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尼伯龙根的指环》是瓦格纳倾二十余年心力创作的作品,是瓦格纳一生艺术追求的缩影,这部作品需要分四天上演,1876年这部巨作作为首届拜罗伊特音乐节的核心曲目在拜罗伊特节日剧院上演。全剧分为《莱茵河的黄金》、《女武神》、《齐格弗里德》、《众神的黄昏》四个部分。故事是从象征权力与欲望的莱茵黄金的丢失开始的,最后又以爱情的牺牲换取黄金的重归莱茵河底为结束。揭示了权利与欲望所带来的不幸与毁灭,也弘扬了纯洁爱情的高尚与升华。

  payday loan . If you have already decided to take Levitra, be sure to consult a doctor, you don't have any contraindications and act strictly due to a pr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