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艾夫曼芭蕾舞团, 2018

巡演日期:2018年,1月3日 - 1月8日

当时年仅31岁的舞蹈编导鲍利斯•艾夫曼离开暮气沉沉的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率领一大批同样不安分的青年才俊,创建了“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

巡演日期
  • 2018年,1月3日 - 1月8日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成立于1977年。当时年仅31岁的舞蹈编导鲍利斯•艾夫曼离开暮气沉沉的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率领一大批同样不安分的青年才俊,创建了“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舞团自创始之初,就被看作是一股芭蕾革新力量,其艺术创作更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概念,把芭蕾舞的情绪表达和戏剧冲突推至极限。舞团的首场演出不但受到观众和芭蕾评论家的热烈回应,还掀起了对于俄罗斯芭蕾发展新趋势的广泛热议。

  1988年,艾夫曼芭蕾舞团首次登上欧洲舞台,在巴黎香榭丽舍剧院的首秀一鸣惊人,凭借既保持俄罗斯芭蕾流派严谨规范、技巧高超、善于抒情的底蕴,又将二十世纪舞台艺术与电影表现手法融合的独特风格,震撼了每一名观众,这种最新的芭蕾发展潮流震惊了世界,彻底改变了世界观众心目中俄罗斯只有《天鹅湖》的印象,评论家认为“艾夫曼芭蕾舞团以其对人性的深刻理解与揭示和对错综复杂的尖锐矛盾的诠释,来展示一位舞蹈编导大家与众不同的舞剧观及驾驭舞剧的才能”,自此被称为“俄罗斯芭蕾的新名片” !

  艾夫曼芭蕾舞团还是欧美最受欢迎的芭蕾舞团之一,每年能在本国观看到他们演出的时间不足两个月,该团在当地的演出长期处于一票难求的状态。其《我,堂吉诃德》、《红色吉赛尔》、《俄罗斯的哈姆雷特》、《安娜• 卡列尼娜》、《海鸥》、《奥涅金》、《罗丹》、《超越罪恶》、《安魂曲》、《上&下》、《柴可夫斯基》、《赞成与反对》等芭蕾作品不仅展现了俄罗斯当代芭蕾艺术的最高水平,也蕴含着俄罗斯不朽的精神遗产和世界文化的智慧。他们不断用创新的方式诠释文化的内涵,带领着观众进入一个高雅的艺术世界。

  艾夫曼芭蕾舞团于1998年获得俄罗斯政府授予的“国家艺术团”,这是俄罗斯艺术团体的最高荣誉,同时享有此荣誉的还有马林斯基芭蕾舞团和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这两个世界知名的芭蕾舞团。

  艺术总监&创始人:鲍里斯•艾夫曼

  鲍里斯•艾夫曼是当今俄罗斯舞坛上最有特色、最受欢迎的编舞家之一,其艺术生涯在当今舞坛持续辉煌灿烂达几十年之久。他创作过四十多部的芭蕾舞剧,创建了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舞团和芭蕾学校。他被人们称作“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编舞家之一”,并曾荣获“俄罗斯人民艺术家”称号,获得“俄罗斯联邦国家奖”、“金面具奖”、“金天幕奖”及多个国际奖项。此外他还是俄罗斯国家贡献勋章的获得者。

  艾夫曼出生于西伯利亚,自幼便展现出过人的舞蹈天赋,他常说:“芭蕾于我而言不仅是一个职业,它是我存在的意义,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在结束了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和瓦岗诺娃芭蕾舞学校的求学生涯之后,艾弗曼于1977 年创立了自己的芭蕾舞团——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也就是今天声明远播的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的前身。他和他那些出色的舞者们,不仅有着坚实的古典芭蕾舞基础,同时不断积极创新,丰富芭蕾舞蹈语言,很快便被看作是俄罗斯芭蕾新生代代的中坚力量。

  艾夫曼认为新世纪要求推陈出新的舞蹈编排,并应该贴近反映现代人类。他热切关注时下问题,并公开就人类生活的复杂性和戏剧性与观众展开讨论。他以“心理芭蕾”定义自己的舞蹈风格,并表示:“我全部的舞蹈创作就是为芭蕾寻求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寻找一种能够表达人类精神生活的身体语言。舞蹈对我来说并不是身体上的拓展,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

  鲍里斯• 艾夫曼和他的舞团最核心最首要的艺术任务是:在底蕴丰厚的传统俄罗斯心理戏剧的基础上,创作独具一格且富有革新精神的新剧目,建立符合21 世纪需求的新型舞蹈编导方式。

《卡拉马佐夫兄弟》
鲍里斯•艾夫曼芭蕾舞剧

根据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改编。
音乐:理查德•瓦格纳,莫杰斯特•穆索尔斯基,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
舞美和服装:瓦切斯拉夫•奥库涅夫
首演于2013年4月29日

  《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具有创造性的作品,是他在一生中,通过巨大 的焦躁的思想所进行的哲学探索的顶峰。在过去二十年,通过观察国家历史前进的历程,我一直反复确认这部关于这位伟大作家遗嘱的文学作品中的历史相关性。

  《远离罪孽》继续和发展了心理芭蕾艺术,并努力完成另一个同样复杂的任务,即创造一部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伟大探索相同的,拷问劣根性遗传和破坏性情感的舞台艺术。

  《远离罪孽》芭蕾舞剧是一次研究卡拉马佐夫家族道德沦丧的尝试,对人性宽泛原始本质的理解,对人类内心和灵魂深处,上帝和恶魔斗争的地方的秘密解读。

  总体上说,我拒绝将所有小说中的故事线搬上舞台,集中将目光放在通过角色之间的争斗,创造出穿透灵魂的舞台作品。

  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有一个很关键的思想:如果没有上帝,一切均是合法的。而在现代则是:上帝是存在的,但所有事均是合法的。是时候反思这个困扰陀思妥耶夫斯基和他的英雄们的问题了。

  一个探索人类幸福的及为此需付出代价的研究,人类恶性和罪恶的力量,认真思考这些问题的真理之本不能寄希望于获得绝对真理。但通过他们,我们在这个不完美的、变化万千的世界中一步步向更好的理解自身前进。

  剧目情节:

  第一幕

  故事的主人公——德米特里、伊凡、阿廖沙——性格迥然不同的三兄弟之间有着难以言说的微妙关系,而他们的父亲老卡拉马佐夫,是这散发着恶臭和罪恶的故事的根源。阿廖沙是修道士,有着难以驯服的野性,即使他试图克制也徒劳无用。老卡拉马佐夫和长子德米特里为了女子格露莘卡争风吃醋、醉酒纵欲并试图将所有人卷入情欲罪孽中。

  母亲对他们来说是令人恐惧的存在。平日诡异的平静下隐伏着一系列的家族丑闻,家族成员在斗争的纠缠中日益堕落,就连看似正直的男孩阿廖沙也不能幸免于此。他不但不能帮助最亲爱的人逃离逼迫,还发现自己也继承了卡拉马佐夫家族血液中的卑劣性,且这种卑劣性还在不断增长。

  不久,整个家族都陷入了老卡拉马佐夫和德米特里争夺格露莘卡的战斗中——老卡拉马佐夫被杀,德米特里被指控杀害了父亲。

  第二幕

  伊凡和阿廖沙为生存和灵魂的意义争论不休,在伊凡的世界论中有一个充满罪恶的世界,这个世界中有大审判官耶和华和基督的存在。伊凡坚定的认为只有暴君才会把人创造成软弱的个体,让他们处于不温不火的幸福中。而阿廖沙认为人们有能力从恐惧中解脱自己,拥有可以明辨善恶的自由意志。

  格露莘卡有献身的冲动,她渴望心灵的纯净。她来到了身陷冤狱的德米里特身边,两个人在温存中难舍难分。

  伊凡在良心的拷问中苦苦挣扎:他谴责自己弑父的恶念。现实和幻想在他脑中纠缠不清。

  伊凡和阿廖沙来监狱探望德米里特时,他们偶然了解到彼此是一奶同胞的兄弟。

  德米里特曾梦想和格露莘卡结婚,但已经不能拥有她了——残忍的现实随之而来。

  阿廖沙见不得人受罪,由于他对兄弟的爱,他释放了在死刑室的死刑犯人,而这恰恰毁了他们的未来。他们开始深深质疑“存在即合理”这句话。

  家族走向了可怕的结局:老卡拉马佐夫被杀,德米里特被关押,伊凡失魂落魄,阿廖沙为无数无辜受害者命运担起责任……

  无论一个人多么罪孽深重,如果他为自己的罪孽忏悔,都可以被救赎。

  The deal is that Payday Loans Indiana online can save your time, nerves and make a solution of all your financial problems. Therefore, we can say that the active substances in its composition are more perfectly mixed. Vardenafil is not only present in the original Levitra, but also as part of its ana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