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2020

巡演日期:2020年,8月25日 - 9月6日

1977年,鲍里斯•艾夫曼成立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舞团原名“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

巡演日期
  • 2020年,8月25日 - 9月6日

  1977年,鲍里斯•艾夫曼成立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舞团原名“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舞团自创始之初,其艺术创作更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概念,把芭蕾舞的情绪表达和戏剧冲突推至极限,被看作是一个编舞家的芭蕾剧场。

  舞团的初次亮相,如《重声》、《回旋镖》等作品不但受到观众和芭蕾评论家的热烈回应,还掀起了对于俄罗斯芭蕾发展新趋势的广泛热议。然而,传统芭蕾舞学派的支持者却不愿意承认这位年轻编舞家的影响力。艾夫曼的作品通常选择文学著作和音乐篇章为基底,其创作方法的新颖性,以及身体运动语汇的大胆性,很长时间以来,艾夫曼的名字伴随着“不循规蹈矩的编舞”的声誉一起出现。

  在20世纪七十年代晚期至八十代早期,舞团独特的作品风格逐渐成熟。创作的作品越来越多基于古典文学的瑰宝作品。编舞与舞团紧密合作,凭借既保持俄罗斯芭蕾流派严谨规范、技巧高超、善于抒情的底蕴,与电影表现手法融合的独特风格,震撼了每一名观众。舞团探索新的舞蹈流派和发展潮流,新作品包括《抗争》、《愚人》、《疯狂三月》、《费加罗的婚礼》、《传奇》、《第十二夜》、《大师和玛格丽塔》、《凶手》等等, 这些作品均以精锐的舞蹈编排为特色,诠释芭蕾舞剧角色的激情澎湃的艺术造诣。

  如今,艾夫曼芭蕾舞团的作品纷纷得到了来自欧美、亚洲、澳大利亚的芭蕾舞爱好者的簇拥和称赞:《我,堂吉诃德》、《红色吉赛尔》、《俄罗斯哈姆雷特》、《安娜• 卡列尼娜》、《海鸥》、《叶甫盖尼•奥涅金》、《罗丹——永恒的偶像》《卡拉马佐夫兄弟》、《安魂曲》、《夜色温柔》、《柴可夫斯基》等芭蕾作品不仅展现了俄罗斯当代芭蕾艺术的最高水平,也蕴含着俄罗斯不朽的精神遗产和世界文化的智慧。艾夫曼芭蕾舞团不断用创新的方式诠释文化的内涵,带领着观众进入一个高雅的艺术世界。

  几十年来,艾夫曼芭蕾舞团在世界顶级剧院的演出均获得了巨大成功。以其对人性的深刻理解与揭示和对错综复杂的尖锐矛盾的诠释,让观众沉浸在人性激情的无垠世界中,艾夫曼建立了强大的精神纽带,通过其可塑的韧性和令人惊叹、恰到好处的能量,来展示一位舞蹈编导大家与众不同的舞剧观及驾驭舞剧的才能。

  鲍里斯•艾夫曼不仅仅是一名编舞家,他还是一位哲学家。艾夫曼认为新世纪要求推陈出新的舞蹈编排,并应贴近反映现代人类。他热切关注时下问题,并不断刷新创造力神秘性的挑战公开就人类生活的复杂性和戏剧性与观众展开讨论。他将“心理芭蕾”定义为自己的舞蹈风格。“纽约时报”称鲍里斯•艾夫曼是在世编舞家中的佼佼者:“芭蕾世界苦苦寻觅的编舞大师已经出现了,他就是鲍里斯•艾夫曼!”

  舞团以其舞者精湛的技巧、出色的诠释和充满智趣的演绎,在全世界范围内斩获嘉奖,舞团领衔舞者皆为芭蕾舞领域的翘楚,曾荣获 “金面具奖”、“金索菲特奖”、“俄罗斯联邦国家奖”及多个国际奖项,其中有玛利亚•阿巴朔娃、柳博傅•安德列娃、德米特里•费舍尔、奥列格•加贝舍夫、谢尔盖•沃洛布伊等等践行着鲍里斯•艾夫曼的舞蹈创意灵感。

  2011年对舞团来说是别开生面的一年,在编舞家鲍里斯•艾夫曼的倡议下,圣彼得堡政府决定开始创建鲍里斯艾夫曼舞蹈学院,这标志着舞团综合全面的重要发展。学院于2013年9月开始第一学年招生,2019年随着圣彼得堡儿童舞蹈剧院的落成,学院综合体将在进一步完成扩建,剧院将成为可以举办舞蹈节、比赛和表演的新场地。

  设想成为世界舞蹈艺术中心之一的鲍里斯艾夫曼舞蹈中心将于不久的将来在圣彼得堡开幕。它不仅是艾夫曼芭蕾舞团的大本营,也将为其他代表不同风格和舞蹈类型的舞团和表演者提供空间和硬件设施。

  鲍里斯艾夫曼的愿景和使命是创造独特的芭蕾舞剧作品——源于俄罗斯心理剧场的最佳典范,探索21世纪创新形式的舞蹈编排,并拓宽芭蕾舞艺术的界限。

  艺术总监:鲍里斯•艾夫曼 
  “俄罗斯人民艺术家”,“俄罗斯联邦国家奖”

  鲍里斯•艾夫曼是艾夫芭蕾舞团的创始人,是他自己的风格和他自己的芭蕾舞世界的创造者,被称为“世界重要的编舞家之一”和“戏剧魔术大师”。艾夫曼于1946年出生于西伯利亚,从幼年时期起,他就在舞蹈中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他自己曾说:“芭蕾于我而言不仅是一个职业,它是我存在的意义,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我抑制不住得想要用芭蕾传达从高处得到的灵感。最有可能的是,如果我没有可能通过艺术的方式来表达它们,我会扼杀掉这些情绪。对我来说,编舞是一种最广泛的意义上的具有深刻宗教色彩的艺术。

  在结束了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和瓦岗诺娃芭蕾舞学校的求学生涯之后,艾夫曼于1977 年创立了自己的芭蕾舞团——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也就是今天声名远播的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的前身。他和他的舞者们,不仅有着坚实的古典芭蕾舞基础,同时不断积极创新,丰富芭蕾舞蹈语言,很快便被看作是俄罗斯芭蕾新生代代的中坚力量。

  艾夫曼将他在芭蕾舞蹈世界中取得的前沿成就和他最初舞蹈起源的俄罗斯古典芭蕾背景相结合,他将“心理芭蕾”定义为自己的舞蹈风格:“我全部的舞蹈创作就是为芭蕾寻求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寻找一种能够表达人类精神生活的身体语言。”

  时间的推移,他的芭蕾舞团变成了芭蕾舞剧院,名字的变化反映了艾夫曼创作方法的本质特征。作为一个自然倾向于戏剧的艺术家,他的兴趣不仅在编排身体运动的变化,还有坦率的内心动作,以及与表演相关的一个或另一个重要的想法。“我创造了不同类型的芭蕾舞,表现自我一直是表达的主题,这其中有戏剧、哲学、人物和想法。我相信这是未来的芭蕾舞蹈的趋势。相信我,我的许多年轻同行们将沿着我所走的道路前进。这条道路最终指向人本身。”

  这个被指向的人本身,是一个被艾夫曼看作是艺术的主题和兴趣所在的人,他掌握着人们的心灵,有能力解决灵魂考究。对于艾夫曼来说,芭蕾舞是一种沉思的手段,或者如他所说,“机会,通过运动,不仅表达某种形式和线条,而且传达大量的情感、能量和想法......”

  艾夫曼剧院的一个显着特征是它的商标,几乎所有的表演都有情节,而且往往是有文学来源,这完全符合他的艺术信条:“我并不是说我不关心舞蹈文本本身及其水平、想象力或完美的形式......但如果我需要一个文学基础,它意味着我正在寻找机会进入某个领域,这个领域应该对我和我的观众来说都是相对熟悉的,在熟悉的情况下,我要试图发现并揭示未探索的领域......

  正是这种对未开辟领域的渗透——在舞蹈编排和思想领域——可以说是鲍里斯•艾夫曼的标志。当他转向文学作品,无论是莫里哀、保罗一世(俄罗斯皇帝)、柴可夫斯基或是罗丹的生活故事时,艾夫曼总能看到其他人不曾察觉的细微差别,他发现了令人惊奇的、新的含义。在运动的视觉隐喻中,可以将其与梦想的比喻密码进行比较,其中朦胧的幻想和冲动呈现在视觉形式上,艾夫曼将文学文本或艺术家生活史实的核心外化。艾夫曼舞蹈戏剧通常被称为心理戏剧。他的芭蕾舞剧可以被称为可塑精神分析,在此过程中,人物和故事的内心深度——无论是虚构的还是真实的——都在一一被揭示。

  当艾夫曼将目光投向那些伟大作家的作品或表现天才的生平过往,并将其转化为芭蕾舞语汇时,这便是一种浸入式的体验,通过物质的、心灵的,通过身体、灵魂,通过语言、思想。正如他曾说过,“舞蹈对我来说不止是对身体的拓展,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他独特的舞蹈词汇和创作概念,对原著作家作品的诠释,是对赋予内心世界无边无际的奇妙维度新的突破。

  文字:塔蒂阿娜•波里吉娜

  剧目:《柴可夫斯基》

  音乐作曲:彼得•柴可夫斯基
  布景设计:辛诺威•马格林
  服装设计:奥尔加•沙什米拉什维利、瓦切斯拉夫•奥库涅夫
  灯光设计:亚历山大•西瓦耶夫、鲍里斯•艾夫曼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是一位创作者,他的音乐指导了我几十年,给了我创作的能量。他的作品使听者沉浸在不屈不挠的情感流动中,唤醒梦与幻想,改造着一个人并使人变得高尚。

  我一直在试图了解,为什么这位作曲家能够获得如此巨大的荣誉,他是怎样充分发挥他的天赋,创造出如此悲剧性的音乐? 毫无疑问的是,折磨他灵魂的主要根源是他对自己差异性的压抑意识,柴可夫斯基认为这是一种诅咒。这致命的内部分裂注定了作曲家难以想象的痛苦。命运的必然性,是来自于世界的敌意,一个永恒孤独的颤抖着的灵魂——所有这些都剥夺了柴可夫斯基找到和平与幸福的虚幻希望。

  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是如何创作出不朽杰作这始终是个谜,就像看穿他的私生活一样困难。首先,平凡琐事和艺术家创造作品间的分界线在哪里?在他的命运中,这两个因素是交织在一起的。这是所有艺术家的命运:快乐和痛苦,胜利和失败,激情和落差——所有这些都被放入伟大艺术作品中。

  柴可夫斯基的生活是与自己不间断的对话,他的音乐是一种忏悔,充满了痛苦和愤怒。”

鲍里斯•艾夫曼

  剧目:《夜色温柔》

  鲍里斯•艾夫曼芭蕾舞剧,改编自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小说《夜色温柔》

  音乐作曲:乔治•格什温,弗兰兹•舒伯特,阿尔邦•贝格,阿诺尔德•舍恩伯格
  布景设计:辛诺威•马格林
  服装设计:奥尔加•沙什米拉什维利
  灯光设计:格列布•菲尔什汀斯基,鲍里斯•艾夫曼
  首演日期: 2015年1月27日

  “残酷的悖论构成了我们交织的命运。财富可能比最惨不忍睹的贫困更难以忍受,而一个清醒而敏锐的头脑可能比无意识的混乱更为脆弱。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小说《夜色温柔》也深谙这个普世价值,也启发了我创作芭蕾舞剧《夜色温柔》——这是关于一个人精神死亡的悲剧,一部令人眼花缭乱的编年史,一个关于幸福渴望崩溃的故事,以及这流动着爵士乐节奏那表面光鲜亮丽、无忧无虑的生活,是如何变成一场噩梦。

  芭蕾舞剧的主角是一个常出入上流社会、才华横溢的精神科医生——他拥有实现抱负、坐拥学术生涯的资源。然而,在这个在以金钱和暗黑本能为主导的世界中,真正的和谐难以企及。

  医生沉浸的花花世界转瞬成为危险的泥潭,他试图在内心世界与现实之间寻求平衡的尝试以失败告终。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让步,他放弃了医生的身份,成为自己已经半疯癫的妻子的陪护。他的睿智、往昔的风采和大好的职业生涯变得支离破碎。当他最终失去一切,医生成了社会中边缘的弱势群体。

  一个人选择无视自己的使命并自毁前程,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向这个充满诱惑的诡诈世界妥协。芭蕾舞剧《夜色温柔》就是在不断警醒我们,一个男人背弃自我后的致命后果。”

鲍里斯•艾夫曼

  SSLTime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