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奥诺拉大提琴钢琴二重奏,瑞士/瑞典,2016

巡演日期:2016年,10月13日 - 24日

“令人惊喜!…声音优美,技术完美的演绎。”

巡演日期
  • 2016年,10月13日 - 24日

2016年10月14日,19:45,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2016年10月15日,19:30,重庆国泰艺术中心
2016年10月16日,19:30,厦门沧江剧院
2016年10月18日,19:00,北航晨兴音乐厅
2016年10月19日,19:30,天津大剧院
2016年10月20日,19:00,清华蒙民伟音乐厅
2016年10月21日,19:30,南京文化艺术中心

玛雅•韦伯,大提琴
帕尔•伦德伯格,钢琴

  我们是大提琴家玛雅•韦伯和钢琴家帕尔•伦德伯格,我们已经相识和合作了20余年,早期集中在钢琴四重奏和五重奏。多年的熟识和相同的音乐理念自然而然地促成了这个二重奏的诞生,我们共同为它选择了“莱奥诺拉”这个名字。从贝多芬的时代起,人们一直对艺术表达就有着强烈的需求。可能是因为贝多芬对音乐强大而坚定的信念,我们共同的音乐激情恰好在他的音乐里得到最好的映射。“莱奥诺拉”,就取自贝多芬歌剧《费德里奥》里女主角的名字。莱奥诺拉的人文主义、自我牺牲和无比勇气造就了最终的胜利。对我们而言,这个名字象征了贝多芬的美学认识。

玛雅•韦伯,大提琴

  我叫玛雅•韦伯,1974年出生于一个音乐家庭。我的父亲是一位中提琴演奏家,我的母亲和我的姐姐都是小提琴家,可以说我是伴随音乐长大的。当家人第一次将一把小型大提琴放在我手里的时候,我对它爱不释手,那时我只有3岁半。后来我的父母告诉我,在我4岁的时候,每次经过教堂,我都兴奋地大喊,“我将来要在这里举行音乐会”。在这样一个音乐家庭里,室内乐是我们分享的热情和爱好,我们甚至是一支家庭弦乐四重奏。

  我曾在瑞士温特图尔音乐学院先后师从马库斯•史托克(Markus Stocker)和塞西莉亚•希梅尔(Cäcilia Chmel),后在科隆投身于瑞典大提琴家弗朗茨•赫尔默森(Frans Helmerson)门下学习大提琴演奏,并随阿尔班•伯格四重奏学习室内乐。1987年在学期间,我和姐姐共同成立了一支弦乐四重奏,就是1995年后被人们熟知的阿玛四重奏(Amar Quartet)的前身。伊萨克•斯特恩(Isaac Stern)、 沃尔特•列文(Walter Levin)、保罗•卡茨(Paul Katz)和瓦伦汀•柏林斯基(Valentin Berlinsky)等著名音乐家给予了我重要的影响。室内乐音乐始终是我的最爱,而在音乐中的独立性也是我自始至终坚持的。在日内瓦和格拉茨的比赛中,我曾获得第二名的好成绩,在伦敦我赢得“千禧年大奖”,在克雷莫纳和德国布本罗伊特我更是取得了冠军的佳绩。Migros文化基金的瑞士室内乐比赛也给了我很多慷慨的支持。

  室内乐最令我着迷的是音乐家间的交流,这也逐渐培养了我与观众和合作伙伴交流的能力。2006年以前我作为阿玛四重奏成员,举办了数次音乐节和跨界项目。作为一支年轻的四重奏,我们有幸登上了瑞士各地所有重要的音乐系列和乐季,并多次在德国和奥地利演出。

  2007年,我成立了斯特拉迪瓦里弦乐四重奏。在我们慕尼黑、柏林、维也纳、布达佩斯和布拉格的一路成功亮相后,我开始寻求更广阔的演奏舞台。音乐是没有国界的语言,它可以打破任何的文化壁垒。目前,斯特拉迪瓦里四重奏每年定期在中国、日本和美国巡演。

  和帕尔一样,我在Ars Amata Zurich这个特殊的团体中已经演奏了20余年。从孩提时代起,我的父母就经常带我去听他们排练和演出。少年时代,我开始有机会与这些经验丰富的音乐家们学习和工作。

  除了音乐会和电台录音,我先后与斯特拉迪瓦里四重奏、阿玛四重奏、Ars Amata Zurich乐团、我们的家庭四重奏,以及其它音乐伙伴在不同厂牌录制了共28张唱片。

  我与丈夫及三个儿子住在美丽的苏黎世湖畔。沟通也是我在个人生活中的信条。在工作之余,积极享受和家人及朋友在一起的时光。

  1999年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年,我被询问是否阿玛四重奏愿意演奏斯特拉迪瓦里琴。自此,我一直有幸演奏着斯特拉迪瓦里的“苏吉亚(Suggia)”大提琴。我在此诚挚感谢瑞士盖尔绍的哈比斯霍汀格斯特拉迪瓦里基金会的出借。

  * 关于玛雅的大提琴:Bonamy Dobree - Suggia 1717

  这把大提琴制作于1717年,英国大提琴家汉考克曾经演奏过它,它曾经的主人、英国学者邦纳米•多布瑞(Bonamy Dobree)用自己的名字为其命名。这把珍贵乐器的动人故事实际上要从富有神秘色彩、喜怒无常的著名葡萄牙女大提琴家吉莉尔米娜•苏吉亚(Guilhermina Suggia)(1885-1950)开始。作为最早的职业女大提琴家之一,吉莉尔米娜将这把琴温暖而浑厚的声音发挥到极致,再加上她完美的技巧和动情的诠释,在当时迷倒了无数的听众。表面上,她是个性张扬和生活奢靡的女王;而在她的内心世界里,她是充满智慧的,是温情的。在巴黎,她是帕布罗•卡萨斯(Pablo Casals)的学生兼情人;在伦敦,她是闻名于上流交际圈里的贵妇和名媛;而只有在葡萄牙,她才回到那个时时思念故土的多情女子。性格复杂的吉莉尔米娜与她心爱的大提琴相伴,为人们留下一道难以捉摸的美丽风景。伦敦泰特美术馆(London Tate Gallery)现藏奥古斯都•约翰爵士为她所做的一幅著名肖像,画中的吉莉尔米娜和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浑然一体、天成和谐。吉莉尔米娜在遗嘱中将这把琴托付给伦敦皇家音乐学院出售,所得用于成立资助青年大提琴家的奖学金。目前,这把琴的所有者为瑞士盖尔绍的哈比斯霍汀格斯特拉迪瓦里基金会。

帕尔•伦德伯格,钢琴

  我叫帕尔•伦德伯格,1962年出生在斯德哥尔摩。我的父亲是忠实的爵士乐迷,从小我就在不断飘扬着乐音的环境里长大。一天,我的母亲买回家一架钢琴,7岁时我开始正式学习演奏。

  10岁那年,我无意间找到母亲收藏的一张LP,是50年代范克莱本在莫斯科国际比赛上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的现场录音。我完全被他的演奏迷住了,也是在那个时候起,我下定了做一名钢琴家的决心。

  我与我的启蒙老师玛丽安•雅各布(Marianne Jacobs)的相识纯熟偶然。是她带我真正认识和领略了音乐的世界,并帮助我进入艾德斯伯格音乐学校,该校不久归于瑞典电台旗下,1999年收归瑞典皇家音乐学院。艾德斯伯格是一所只有25名弦乐和钢琴学生的高级学校。学校教学的核心是室内乐,钢琴家何塞•里贝拉(Jose Ribera)、大提琴家弗朗茨•赫尔默森和小提琴家安德烈•沃尔夫(Endre Wolf)的悉心指导不仅提升了我的演奏能力,也更加激发了我未来专注于室内乐的热情。随后,我在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追随师从汉茨•梅德莫莱克(Heinz Medjimorec)三年,并毕业。在回到斯德哥尔摩后,我不仅开始长达25年的钢琴家和伴奏家生涯,也在艾德斯伯格学校任室内乐教授。

  在维也纳的时光,对我有着深远的意义,特别是与卡拉扬、伯恩斯坦和维也纳爱乐的合作。

  至今,我已经在欧洲很多国家和斯堪的纳维亚各地与各类室内乐音乐家合作。我与哥德堡交响乐团小提琴家莎拉•海瑟林克(Sara Hesselink)、大提琴独奏克劳斯•古恩纳森(Claes Gunnarsson)组成海神钢琴三重奏(Trio Poseidon),共同为Chandos等唱片录音。

  我与Ars Amata Zurich合作有20余年,曾以各类不同的室内乐组合演出,主要是钢琴四重奏和五重奏。

  1997年,我与哥德堡交响乐团合作了卢托斯瓦夫斯基钢琴协奏曲的瑞典首演。

  作为瑞典里卡室内乐国际音乐节(Lyckå Chamber Music Festival)的核心组织者之一,我已经在该音乐节工作了30年。2013年,我在依依不舍中离开了艾德斯伯格学校,接任挪威奥斯陆音乐学院的钢琴伴奏和室内乐教授一职。

  我现与家人住在斯德哥尔摩的安可达区,我的妻子也是一名钢琴家,我21岁的女儿在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而我19岁的儿子希望成为一名大提琴家。我的兴趣广泛,比如滑翔伞、建筑,还有驾着我心爱的船欣赏瑞典美丽的小岛和岛礁。

评论

“他们的演奏充满激情,乐器间的对话敏锐而富于智慧”

— 《苏黎世新报》

“令人惊喜!…声音优美,技术完美的演绎。”

— 《号角》

  USA Payday Loans Online. http://www.nak.org/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