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 2019

巡演日期:2019年,9月2日 - 10月10日

当时年仅31岁的舞蹈编导鲍利斯•艾夫曼离开暮气沉沉的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率领一大批同样不安分的青年才俊,创建了“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

巡演日期
  • 2019年,9月2日 - 10月10日

巡演信息:

《安娜·卡列尼娜》
9月5日 19:30 天津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6日 19:30 天津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12日 19:15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 点击购票
9月13日 19:15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 点击购票
9月18日 19:30 江苏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19日 19:30 江苏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20日 19:30 江苏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26日 19:30 广州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27日 19:30 广州大剧院 | 点击购票
10月4日 19:30 北京天桥剧场 | 点击购票
10月5日 19:30 北京天桥剧场 | 点击购票

《卡拉马佐夫兄弟》
9月7日 19:30 天津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8日 19:30 天津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14日 19:15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 点击购票
9月15日 14:00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 | 点击购票
9月21日 19:30 江苏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22日 14:30 江苏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28日 19:30 广州大剧院 | 点击购票
9月29日 19:30 广州大剧院 | 点击购票
10月7日 19:30 北京天桥剧场 | 点击购票
10月8日 19:30 北京天桥剧场 | 点击购票

《柴可夫斯基》
10月2日 19:30 北京天桥剧场 | 点击购票
10月3日 19:30 北京天桥剧场 | 点击购票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成立于1977年。当时年仅31岁的舞蹈编导鲍利斯•艾夫曼离开暮气沉沉的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率领一大批同样不安分的青年才俊,创建了“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舞团自创始之初,就被看作是一股芭蕾革新力量,其艺术创作更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概念,把芭蕾舞的情绪表达和戏剧冲突推至极限。舞团的首场演出不但受到观众和芭蕾评论家的热烈回应,还掀起了对于俄罗斯芭蕾发展新趋势的广泛热议。

  1988年,艾夫曼芭蕾舞团首次登上欧洲舞台,在巴黎香榭丽舍剧院的首秀一鸣惊人,凭借既保持俄罗斯芭蕾流派严谨规范、技巧高超、善于抒情的底蕴,又将二十世纪舞台艺术与电影表现手法融合的独特风格,震撼了每一名观众,这种最新的芭蕾发展潮流震惊了世界,彻底改变了世界观众心目中俄罗斯只有《天鹅湖》的印象,评论家认为“艾夫曼芭蕾舞团以其对人性的深刻理解与揭示和对错综复杂的尖锐矛盾的诠释,来展示一位舞蹈编导大家与众不同的舞剧观及驾驭舞剧的才能”,自此被称为“俄罗斯芭蕾的新名片” !

  艾夫曼芭蕾舞团还是欧美最受欢迎的芭蕾舞团之一,每年能在本国观看到他们演出的时间不足两个月,该团在当地的演出长期处于一票难求的状态。其《我,堂吉诃德》、《红色吉赛尔》、《俄罗斯的哈姆雷特》、《安娜• 卡列尼娜》、《海鸥》、《奥涅金》、《罗丹》、《超越罪恶》、《安魂曲》、《上&下》、《柴可夫斯基》、《赞成与反对》等芭蕾作品不仅展现了俄罗斯当代芭蕾艺术的最高水平,也蕴含着俄罗斯不朽的精神遗产和世界文化的智慧。他们不断用创新的方式诠释文化的内涵,带领着观众进入一个高雅的艺术世界。

  艾夫曼芭蕾舞团于1998年获得俄罗斯政府授予的“国家艺术团”,这是俄罗斯艺术团体的最高荣誉,同时享有此荣誉的还有马林斯基芭蕾舞团和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这两个世界知名的芭蕾舞团。

艺术总监&创始人:鲍里斯•艾夫曼

  鲍里斯•艾夫曼是当今俄罗斯舞坛上最有特色、最受欢迎的编舞家之一,其艺术生涯在当今舞坛持续辉煌灿烂达几十年之久。他创作过四十多部的芭蕾舞剧,创建了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舞团和芭蕾学校。他被人们称作“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编舞家之一”,并曾荣获“俄罗斯人民艺术家”称号,获得“俄罗斯联邦国家奖”、“金面具奖”、“金天幕奖”及多个国际奖项。此外他还是俄罗斯国家贡献勋章的获得者。

  艾夫曼出生于西伯利亚,自幼便展现出过人的舞蹈天赋,他常说:“芭蕾于我而言不仅是一个职业,它是我存在的意义,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在结束了列宁格勒音乐学院和瓦岗诺娃芭蕾舞学校的求学生涯之后,艾弗曼于1977 年创立了自己的芭蕾舞团——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也就是今天声明远播的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的前身。他和他那些出色的舞者们,不仅有着坚实的古典芭蕾舞基础,同时不断积极创新,丰富芭蕾舞蹈语言,很快便被看作是俄罗斯芭蕾新生代代的中坚力量。

  艾夫曼认为新世纪要求推陈出新的舞蹈编排,并应该贴近反映现代人类。他热切关注时下问题,并公开就人类生活的复杂性和戏剧性与观众展开讨论。他以“心理芭蕾”定义自己的舞蹈风格,并表示:“我全部的舞蹈创作就是为芭蕾寻求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寻找一种能够表达人类精神生活的身体语言。舞蹈对我来说并不是身体上的拓展,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

  鲍里斯• 艾夫曼和他的舞团最核心最首要的艺术任务是:在底蕴丰厚的传统俄罗斯心理戏剧的基础上,创作独具一格且富有革新精神的新剧目,建立符合21 世纪需求的新型舞蹈编导方式。

剧目:《卡拉马佐夫兄弟》

根据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改编
音乐:理查德•瓦格纳,莫杰斯特•穆索尔斯基,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
舞美和服装:瓦切斯拉夫•奥库涅夫
首演于2013年4月29日

  《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具有创造性的作品,是他在一生中,通过巨大 的焦躁的思想所进行的哲学探索的顶峰。在过去二十年,通过观察国家历史前进的历程,我一直反复确认这部关于这位伟大作家遗嘱的文学作品中的历史相关性。

  《远离罪孽》继续和发展了心理芭蕾艺术,并努力完成另一个同样复杂的任务,即创造一部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伟大探索相同的,拷问劣根性遗传和破坏性情感的舞台艺术。

  《远离罪孽》芭蕾舞剧是一次研究卡拉马佐夫家族道德沦丧的尝试,对人性宽泛原始本质的理解,对人类内心和灵魂深处,上帝和恶魔斗争的地方的秘密解读。

  总体上说,我拒绝将所有小说中的故事线搬上舞台,集中将目光放在通过角色之间的争斗,创造出穿透灵魂的舞台作品。

  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中,有一个很关键的思想:如果没有上帝,一切均是合法的。而在现代则是:上帝是存在的,但所有事均是合法的。是时候反思这个困扰陀思妥耶夫斯基和他的英雄们的问题了。

  一个探索人类幸福的及为此需付出代价的研究,人类恶性和罪恶的力量,认真思考这些问题的真理之本不能寄希望于获得绝对真理。但通过他们,我们在这个不完美的、变化万千的世界中一步步向更好的理解自身前进。

剧目:《柴可夫斯基》

  《柴可夫斯基》是鲍里斯•艾夫曼对伟大作曲家的个性和创作世界多年沉思的结果。这部作品反映他的创作生活、个性、他与亲人关系等多样主题。这部作品的舞蹈准确地传达了人物的情感世界及内在的冲突。艾夫曼深刻的探索,很好的将柴可夫斯基从痛苦中遭受痛苦,发现他精神痛苦的源泉是注定了他音乐世界中悲惨忏悔的基调与舞蹈的肢体语言相结合,创造出一种特有的独特性。

剧目:《安娜•卡列尼娜》

改编自列夫托尔斯泰小说

背景音乐:柴可夫斯基
舞台设计:辛诺威•马格林
服装设计:瓦切斯拉夫•奥库涅夫
灯光设计:格列布•菲尔什汀斯基
首演日期: 2005年3月31日

  鲍里斯•艾夫曼的芭蕾舞剧《安娜•卡列尼娜》是一部充满情感张力的作品,他能够极其准确地把握人物心理的表达。他抛开了列夫•托尔斯泰小说中所有的故事副线,将重点集中在了安娜、卡列宁和沃伦斯基的爱情纠葛上。

  艾夫曼用舞蹈的语言勾勒出一个女人的重生。他认为,对爱和激情的渴求是一种人类本能,它促使女主人公奋起反抗当时的生活法则,让她的母性之爱沦丧,让她的内心世界坍塌,使她义无反顾不计代价地挥霍她的激情,向它臣服并最终为之毁灭。

  艾夫曼认为,他的芭蕾剧不是在讲述过去,而是在述说现在:剧中的情感超越时空并与现实相呼应,即使是现代的观众也能够被其唤起共鸣。剧团舞者高超的舞技与艾夫曼惊为天人的编舞向我们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托尔斯泰小说的精神所在。

  loans onl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