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周报》:吴氏策划创始人吴泽洲去世,他让中国民乐第一次响彻金色大厅
用户评价: / 0
好 
周四, 2021年 01月 14日 16:03

吴泽洲在过去的三十年中致力于国际文化交流,将世界艺术引入中国,将中国艺术带出国门。

  编者按:北京时间1月7日凌晨3点30分,吴氏策划创始人之一吴泽洲,在维也纳安详离世,享年83岁。吴泽洲在过去的三十年中致力于国际文化交流,将世界艺术引入中国,将中国艺术带出国门。1998年,在他牵线搭桥下,中国民乐第一次响彻金色大厅。2017年上海交响乐团登上瑞士琉森音乐节舞台,迈出中国交响乐史上里程碑式的一步,背后也离不开吴氏策划的帮助。

  中央民族乐团首席指挥刘沙听到吴泽洲去世的消息后,在朋友圈写下:“1998年,通过吴先生的积极努力和运作,中央民族乐团虎年音乐会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上演。他毕生为中国民族音乐事业与国际间的交流作出了重大贡献。感谢吴先生,永远怀念您!”


1998年维也纳金色大厅虎年春节中国年民族音乐会现场

 

满船明月得归处,一苇以航逐梦去
——纪念吴泽洲先生

文 | 郑颖 陈紫剑

  “很多梦想只是梦想,很难实现。能把梦想变成现实,就让人刮目相看。梦想上升为理想和责任感,就值得称赞了。如若产生使命感并发奋去做,不论做到几分,都令人十分敬佩!”十几年前,作家王宏甲在采访吴泽洲的文章《让世界聆听中国》一文中这样写道。而吴泽洲,就是那个为了实现理想和使命坚持不懈,遇到困难和难题百折不挠,碰到石头也要把石头捏出水来的人。吴氏策划创建之初,吴泽洲一无所有。有的只是一些学识和智慧,以及认真做事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决心。

  1956年,19岁的吴泽洲考进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两年后,他被选派到中国科学院进修低温物理、超导理论,进修结束回到北师大继续任教,并参与“低温下x射线固体晶格衍射”等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研究。1980年,经荣毅仁推荐并资助,吴泽洲应“迈斯纳低温物理研究所”邀请远赴德国,以客座科学家身份参加“超导下磁单荷探测”的研究。

  1990年秋天,命中注定的“叩门声”响起。彼时身在维也纳的吴泽洲受友人引介,结识了一位奥地利音乐家。音乐家想自费率领自己的乐团去中国演出,仅需中方承担食宿费用。音乐之乡的来客主动提请,尽管是平生第一遭,但吴泽洲思量后决定帮忙,承诺回国寻找支持帮助。

  1991年9月7日、8日,在与北京音乐厅、贵宾楼饭店、北京电视台各方的协调与努力之下,奥地利施拉梅林乐团与我国琵琶演奏家刘德海、管子演奏家胡之厚等中奥艺术家同台演出,在北京举行了一场难忘的交响音乐会。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与外国的文化交往不甚频繁。中外艺术家联袂演出轰动了北京乃至全国,展示出中国改革开放后的新气象,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社会影响和积极意义。以艺术的花朵,在人间播撒美与爱、友谊与理解,正是吴泽洲创立吴氏策划所希冀和所求索的。这一场极具历史价值的音乐会也正式开启了吴泽洲的艺术人生。

  1993年,吴泽洲在文章《圣洁的梦幻》中坦述心志:“愿竭尽心力,把世界各个地域的杰出文化引荐到中国来的同时,倘有机遇,愿追随同道先进之后,把中国优秀的文化艺术播扬到人间的海角天涯。个人才能,诚然绵薄,几近梦幻,然而其事本身却也圣洁崇高,实是值得执着参与的使命,故此谨怀着虔诚而炽热的情愫,‘衣带渐宽终不悔’而‘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吴泽洲的文化梦想,是他立志于跨文化交流,将传播美好艺术与人类文明为己任的宣言。

  中国民族音乐历经数千年的演化发展,形成了风格独特、别具韵律且源远流长的音乐传统。其所蕴含的东方美学情趣与人文思想精髓,最能深刻表现中华民族的心绪与情思。同时,数以百计、结构精巧的中国民族器乐亦能以其非凡的魅力,描摹自然万象与演绎人类共有的心声。1997年3月,吴泽洲审时度势致函中国文化部领导,提出“凭借国人自身努力,能动地把我囯文化艺术精华推向世界艺术舞台和国际文化市场 ”的创意。从吴泽洲的口中说出的,是一诺千金,一场开创先河的“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终于在世界闻名的音乐殿堂——维也纳金色大厅举行。1998年1月,由43位媒体记者、450位音乐爱好者组成的自费旅游团,及百名中国民族音乐家总计近600人,分乘四架飞机,飞往万里之外的欧洲,见证中华民族文化走向世界的历史时刻。

  时任中奥两国最高领导人为音乐会写下贺词;杰出书法家赵朴初题写“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墨宝;维也纳德高望重的音乐评论家、当年88岁高龄的布拉威担任主持。


吴泽洲与维也纳歌剧泰斗、评论家布拉威

  这场标志中国民乐登上大雅之堂、走进主流社会的音乐会,赢得举国上下热情赞赏,引发海内外热烈反响,数百篇的报刊文章,好评如潮。西方音乐界权威人士致电中国大使馆,盛赞其为“中国音乐进入欧洲的里程碑”。时任文化部四位部长手持鲜花亲赴机场迎接凯旋队伍;1998年此场音乐会获评“世界华人华侨九大新闻之一”;1999年又被光荣遴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十周年成就展”文化成就的典范。


1998年维也纳金色大厅现场音乐会中场休息,吴泽洲与原联合国秘书长、奥地利联邦共和国原总统瓦尔德海姆

  迄今为止,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已经在吴氏策划的坚持和努力下连续在海外举办了23年,将全国14个民族乐团带上世界舞台,足迹遍及五大洲,走进百余座世界历史名城,演出场次计192场,服务近30万西方观众,已然成为国际最知名的中国文化品牌之一。这是理想的坚持,是承诺的信守,是中华文化自信的标志。


1999年,吴泽洲与传奇指挥家阿巴多、中国指挥家陈燮阳在第二届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现场合影

  随后的几十年里,吴泽洲不仅致力于中国民族音乐和兴起的中国交响乐的海外推广,同时还把中国的芭蕾、民族舞、现代舞、京剧、昆曲、话剧等纷纷带出国门,把中国文化艺术推向世界的主流舞台。年年复年年,行行重行行。早在1991年,从物理学术钻研转战至文化交流推广时,吴泽洲曾写道:“倘有机缘,为沟通中外文化艺术的交流,促进中华传统文化的弘扬,我愿奉献热情和心力。”他一生的浪漫情怀与民族使命,已结晶在数千场艺术演中,融入骨血。

  回望吴泽洲鲜为人知的专研领域——物理,与艺术在普罗大众的眼中,似是不甚相关的两门学科。然而吴泽洲对于两者有着更深刻的理解,他认为科学和艺术都居于人类文明的高端。究其本质,物理研究物质的运动规律、艺术探索人类生命的运行规律,两者都在探究普遍性、深刻性和永恒性。而对于艺术美学的鉴赏和对科学观念的理解,同样需要智慧和情感。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从物理启程、于艺术收笔,是吴泽洲的一生:“我用半生的时间,以科学观念,钻研物质运动的规律;又用半生的时间,以美学赏鉴,探索人类生命的运行规律,为此,我深感幸运。”

  半生科学,半生艺术。心之所向,素履以往!吴泽洲先生一路走好!

  SSLTimeout.